中国历史

当前位置 > 首页 > 成语故事 > 内容

<P>庾黔娄,生卒年不详,字子贞,南北朝齐梁时期(479—587)新

2015-10-16 15:34:16 来源:东盟网 编辑: 张琪 点击:

<P>庾黔娄,生卒年不详,字子贞,南北朝齐梁时期(479—587)新野(今属河南)人。其父庾庚易,移居江陵(今湖北荆州),隐居不出,南齐朝廷数次征聘他都不肯就职。庾黔娄少时好学,禀性至孝,曾出仕齐为编令,后任孱陵(治所在今湖北省公安县西)县令,又任蜀郡太守,至梁代累迁至散骑常侍。做官很有政绩,以仁爱化俗,居官清廉。</P> <P>“二十四孝”之一的“尝粪忧心”,讲述南朝时期孝子庾黔娄的孝行。</P> <P>庾黔娄,南齐高士。他当孱陵县令,刚到任还没满10天,忽然心惊肉跳,满身流汗。他感应到家里可能有大事急事发生了,遂立即弃官归家。果然,当时他父亲已生病两天。“到县未旬日,椿庭遘疾深。愿将身代死,北望起忧心。”</P> <P>诗中说:“到县未旬日,椿庭遘疾深。”“椿庭”是一个典故。《庄子·逍遥游》中说到上古有树木大椿长寿;《论语·季氏》中又说到“孔鲤趋庭”,受到父亲孔子的教诲。后来就组合成“椿庭”一词,作为父亲的代称。(“萱堂”则指母亲。)“遘”是遭遇的意思。</P> <P>读到这则故事,我们会再次想起“二十四孝”中诸如“啮指心痛”之类遥感说法。这种孝的“感应”,不断地被不同的情节所渲染;而自以为聪明的现代人是最反感这一点的,指责它不科学。</P>  <P>但是,这个故事里的医生非常奇怪,居然说:“想要知道病情是好是坏,只要尝一下粪便便知。如果味道是苦的,则病就不要紧。”相反,若是甜的,那就危险了。</P> <P>庾黔娄真的用嘴巴尝了一下父亲的粪便,发现味道是甜的,心里很是忧伤。到了晚上,他向夜空中的北斗星辰跪下,并拱手至地、头也至地,祈福免灾,请求以自身来代替父亲去死。这时他听到夜空中仿佛有谁的声音在对自己说:“乃父寿命已尽,不复可延,汝诚祷既至,止得申至月末。”</P> <P>果然,父亲几天后就死去了。庾黔娄伤心地安葬了父亲,并为他守孝3年,在其坟冢旁结庐而居。</P> <P>现代人读到这一故事,大概首先反感的就是那个医生“混账”,竟想出如此的“馊主意”,令人厌恶;而孝子尝便,也实在恶心。(从现代中医学来说,这其实不乏科学道理。)其次就是觉得,这种“感应”的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。这是正常人的正常心理活动。</P> <P>对于一些古代流传的故事,我们后人不必看得太重,也不必看得过真,关键是能抽绎出其中合理的内核——这也是古人编写此类故事的出发点。</P> <P>而这个孝子庾黔娄尝粪的故事,其合理内核至少有3点可说:</P> <P>1,孝子和亲人是心连心的,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亲人,尤其是在远离他们的时候,更会牵肠挂肚;而当亲人有病痛或生命垂危时,更让孝子们的神经绷得紧紧的。这可能是古今孝子都相通的地方。</P> <P>2,孝子之至孝,甚至可以放弃自己官位,当然还可舍弃其他东西而在所不惜。元朝高则诚在《琵琶记》中说:“书,我只为你其中自有黄金屋,却教我撇却椿庭萱草堂。还思想,休休,毕竟是文章误我,我误爹娘。”现代人读来,不知另有一番滋味否?</P> <P>3,孝子之至孝,甚至把亲人的生命看得比自己更重要,以至于可以用己身来换他身。当今有许多报道,一些子女把自己的器官、骨髓移植给父母,不就是这样吗?</P>

庾黔娄,生卒年不详,字子贞,南北朝齐梁时期(479—587)新野(今属河南)人。其父庾庚易,移居江陵(今湖北荆州),隐居不出,南齐朝廷数次征聘他都不肯就职。庾黔娄少时好学,禀性至孝,曾出仕齐为编令,后任孱陵(治所在今湖北省公安县西)县令,又任蜀郡太守,至梁代累迁至散骑常侍。做官很有政绩,以仁爱化俗,居官清廉。

“二十四孝”之一的“尝粪忧心”,讲述南朝时期孝子庾黔娄的孝行。

庾黔娄,南齐高士。他当孱陵县令,刚到任还没满10天,忽然心惊肉跳,满身流汗。他感应到家里可能有大事急事发生了,遂立即弃官归家。果然,当时他父亲已生病两天。“到县未旬日,椿庭遘疾深。愿将身代死,北望起忧心。”

诗中说:“到县未旬日,椿庭遘疾深。”“椿庭”是一个典故。《庄子·逍遥游》中说到上古有树木大椿长寿;《论语·季氏》中又说到“孔鲤趋庭”,受到父亲孔子的教诲。后来就组合成“椿庭”一词,作为父亲的代称。(“萱堂”则指母亲。)“遘”是遭遇的意思。

读到这则故事,我们会再次想起“二十四孝”中诸如“啮指心痛”之类遥感说法。这种孝的“感应”,不断地被不同的情节所渲染;而自以为聪明的现代人是最反感这一点的,指责它不科学。

但是,这个故事里的医生非常奇怪,居然说:“想要知道病情是好是坏,只要尝一下粪便便知。如果味道是苦的,则病就不要紧。”相反,若是甜的,那就危险了。

庾黔娄真的用嘴巴尝了一下父亲的粪便,发现味道是甜的,心里很是忧伤。到了晚上,他向夜空中的北斗星辰跪下,并拱手至地、头也至地,祈福免灾,请求以自身来代替父亲去死。这时他听到夜空中仿佛有谁的声音在对自己说:“乃父寿命已尽,不复可延,汝诚祷既至,止得申至月末。”

果然,父亲几天后就死去了。庾黔娄伤心地安葬了父亲,并为他守孝3年,在其坟冢旁结庐而居。

现代人读到这一故事,大概首先反感的就是那个医生“混账”,竟想出如此的“馊主意”,令人厌恶;而孝子尝便,也实在恶心。(从现代中医学来说,这其实不乏科学道理。)其次就是觉得,这种“感应”的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。这是正常人的正常心理活动。

对于一些古代流传的故事,我们后人不必看得太重,也不必看得过真,关键是能抽绎出其中合理的内核——这也是古人编写此类故事的出发点。

而这个孝子庾黔娄尝粪的故事,其合理内核至少有3点可说:

1,孝子和亲人是心连心的,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亲人,尤其是在远离他们的时候,更会牵肠挂肚;而当亲人有病痛或生命垂危时,更让孝子们的神经绷得紧紧的。这可能是古今孝子都相通的地方。

2,孝子之至孝,甚至可以放弃自己官位,当然还可舍弃其他东西而在所不惜。元朝高则诚在《琵琶记》中说:“书,我只为你其中自有黄金屋,却教我撇却椿庭萱草堂。还思想,休休,毕竟是文章误我,我误爹娘。”现代人读来,不知另有一番滋味否?

3,孝子之至孝,甚至把亲人的生命看得比自己更重要,以至于可以用己身来换他身。当今有许多报道,一些子女把自己的器官、骨髓移植给父母,不就是这样吗?

分享到:
广告服务  隐私声明  意见反馈  东盟网简介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