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历史

当前位置 > 首页 > 野史秘闻 > 内容

历史上最囧的郭皇后:竟因错搧宋仁宗嘴巴而被废

2015-06-03 17:00:03 来源:东盟网 编辑: 南冬晴 点击:

历史上最囧的郭皇后:竟因错搧宋仁宗嘴巴而被废

打人不打脸,专打不长眼。这句话好像说给下九流之辈的。但是历史上有个皇帝也惨遭被搧嘴巴,就是宋仁宗赵祯,说实话他自己也难为情。不过,人家还真不是故意打他的,因为谁敢冒然打皇上?但是这打实为充当了一回护花使者,难道真想对美妃说一句:“浪漫情人爱我吗?”这种不平衡却惨遭被废的后果,这就是郭皇后一巴掌的威力,让左右为难的宋仁宗显得太囧。

话说宋仁宗也算个囊中之物的皇帝,揣着她转悠的便是主政的刘娥皇太后。说得透彻一些,他们的婚姻是被包办的。郭皇后是平卢军节度使郭崇的孙女,她父亲便是这允恭,是他们家的二丫头。她是和当朝将军张美的曾孙女一块入宫的,后来刘娥见郭氏面容清秀,典雅庄重,有母仪天下的气质,便给宋仁宗赵祯许下了这门婚事,到了天圣二年正式立为皇后。

不过成名有些早,那年郭氏才十三岁,便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姿态。不过人家确实有刘娥太后的后台,虾兵蟹将就躲躲吧。所以,这宫里的宫女嫔妃们无不躲着她。甚至搞得宋仁宗变成了一个红眼苍蝇,看着宫中众佳丽,只能有望梅兴叹的份了。

直到刘太后的驾崩以后,宋仁宗才从那骄横的娘俩手底下逃了出来。当然,这样的婚姻始终埋藏着不稳定性,强扭的瓜不甜!在没有特效杀虫剂的情况下,宋仁宗肚子里的馋虫子最终还是溜了出来。便有了自己的杨美人和尚美人,这可美坏了宋仁宗,一天到晚就是她俩。

这样本身飞扬跋扈的郭氏感到无比的羞耻,加以好几度的醋味。醋坛子一旦打翻了,那味道只能弥漫宫中四处。这天她就仗着自己是皇后的身份,叫了两位情敌,开了一场政治思想课,或者更像锻炼人意志的军训。可是这一说不要紧,越说越气,后来就直接翻了脸,破口大骂。这可让正得宠的二位美人,心里一阵搅合,泪水便撒到了宋仁宗那里。

事情就这样添油加醋地发展下来,有一次尚美人在宋仁宗面前说自己的不好,正好被泡在醋坛子里的郭氏听到。那还了得?一个箭步便来到了亲昵二人的面前,伸出自己的五指山,朝着尚美人精致的脸蛋搧了过去。

不料,这宋仁宗就是那堵枪眼的黄继光,急忙之中用自己九五之尊去遮挡这份来之不易的嘴巴。这一记耳光打得响亮,正打在宋仁宗的颈部,耳朵里还直发回音。郭氏急忙回手,知道自己打错了人,而错得一塌糊涂。此时,宋仁宗的脸色就像那番茄一样,红火了!这回戏可就热闹了,搭台子就继续唱吧。

一阵锣响,众人这个条那个折的便出来说郭皇后。这不妨有些爱钻空子的人钻,就是这些人爱搞落井下石,实不能为人中豪杰。由于宰相吕夷简之前和郭皇后本来就不和,这次听说错打了宋仁宗一事,可是乐开了花。晚上便下了小酒,点了几个小菜,和谏官范讽吱吱喝上了。他让范讽进言,说立后已经九年了,还没有孩子,应当被废。

吕夷简便在宋仁宗面前煽风点火,倒不像一个宰相肚子能撑船的样,却像一个活戳戳怨妇。不过也有看透事实的,觉得这错打又不是故意的,不应急于废后。其中就有阎文应,范仲淹和一些其他臣子。这让宋仁宗也犹豫了好久。

但这后还是被废了,这“功劳”可少不了他的,吕夷简。为了废后他也绞尽脑汁,居然令台谏部门不予接受谏官的奏疏。明道二年的时候,宋仁宗决心已下,颁布废后诏书。是这样说的,皇后这么多年也没孩子,倒不如让她去道观当个女道士,特封为净妃、玉京冲妙仙师,法名清悟,到长宁宫生活吧。

这戏岂不是越来越精彩,皇后下场了,便来了个女道士,实在是刺激人的眼球,要是拍成3D电影,那就更好看了!然后又是一帮大臣上场劝说,不能废后啊,她又没过错。其中也少不了范仲淹,孔道辅等人的劝说。

有些人总是在得到的时候不知道珍惜,而失去了才知道那种酸楚,你说这怪谁呢?宋仁宗离开郭皇后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孤单,心想还是割舍不下郭皇后。于是又多次派人入寺问候,玩一些离别的浪漫。浪漫到啥地步呢?居然带上宋仁宗亲手写的思念酸诗。这让被心里极度悲伤的郭皇后又突然欢喜了起来,这种矛盾的心里,就在这古寺之中回荡。

她拿起了笔,写出了自己心中的凄婉,让人回赠。这样两口子冰释前嫌,宋仁宗想打发人把她接回来。可是意外发生了,景祐二年十一月份,郭皇后得一个小病,宋仁宗特派阎文应带着御医看病,可是过了八天,郭皇后居然突然暴死。虽然有人怀疑阎文应从中下毒,但没有确凿的证据。只怪红颜命薄,这份爱终究没能抵抗命自己的命途多舛。

相关链接:

伤帝失位

当时,在后宫之中,尚充仪、杨氏(杨德妃)长得貌美可人,深得宋仁宗欢心。郭皇后多次到尚氏、杨氏居处,对她们破口大骂。有一天,宋仁宗临幸尚氏,尚氏向宋仁宗诉说郭皇后的不是,恰逢郭皇后赶来,二人争执起来。郭皇后不胜愤怒,举手扇向尚氏,宋仁宗见状,急忙上前救尚氏。郭皇后收势不住,刚好打在宋仁宗的颈部,宋仁宗顿时龙颜大怒,要废郭皇后。

宰相吕夷简与郭皇后有隙,听说郭皇后误打宋仁宗之事,便让谏官范讽乘机进言:“后立已有九年,尚无子,义当废。”吕夷简则在一旁随声附和。更有甚者,内侍副都知阎文应还劝宋仁宗示颈部被打手印让大臣观看。面对群臣的言论,宋仁宗反而拿不定主意,废皇后毕竟是一件大事情。右司谏范仲淹说:“皇后不可废,宜早息此议,不可使之传于外也。”

过了一段时间,宋仁宗在吕夷简的游说之下,定下了废后决心。吕夷简为了达到废掉郭皇后的目的,竟然下令台谏部门不能接受谏官的奏疏。

明道二年(1033年)十一月乙卯,宋仁宗颁下了诏书,说:“皇后以无子愿入道观,特封其为净妃、玉京冲妙仙师,赐名清悟,别居长宁宫以养。谏官孔道辅等进言:“后无过,不可废。”结果孔道辅等人俱被黜责。

景祐元年(1034年)八月,仁宗盛怒之下再次下诏,历数郭净妃、尚美人、杨美人的过错,逐郭净妃出居瑶华宫,尚美人出居洞真宫,杨美人别宅安置。

十月又赐郭净妃法号金庭教主、冲静元师。同时郭皇后的姻戚钱惟演也从平章事被贬为崇信军节度使出镇。

分享到:
广告服务  隐私声明  意见反馈  东盟网简介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