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人物

历史人物,指那些在历史发展中起过重要影响,在历史长河中留下足迹,对人类历史起到推动作用的人物。

历史人物是研究历史的一个重要部分,这个也是社会科学研究的重要内容,历史简单的概括就是:以前发生的对社会发展有重要作用的事,那历史人物也就不难理解了,当然就是在这些事件中起主导作用的人了。历史人物是构成历史的重要要素,构成历史的要素有很多,如时间、地点、人物、事件。如果单讲事物,在事物里面,人便是非常重要的要素。

历史人物
刘去的资料

本名:刘去

别名:刘去疾

民族:汉族

出生时间:公元前115年

逝世时间:公元前71年

刘去简介,以盗墓为乐的广川王

2015-04-15 11:06:52 东盟网 编辑: 张琪 点击:

刘去,亦称刘去疾,汉景帝刘启曾孙,广川惠王刘越之孙,广川缪王刘齐之子,西汉诸侯王。前91年,缪王病死,因有罪国除。同年武帝复立其后,他被立为广川王。曾受《易》、《论语》,好文辞方技博奕倡优。在位时大开贵族官僚盗墓之风。酷虐淫暴,听信王后昭信谗言,残杀、生割与烹杀后宫姬、婢十六人。及王师父子,被劾举治罪,废黜徙上庸,在途中自杀。国除。

人物生平

刘去,亦称刘去疾,汉景帝刘启曾孙,广川惠王刘越之孙,广川缪王刘齐之子。起初,刘去的父亲刘齐有受宠幸的臣子乘距,后来因犯罪,刘齐想杀掉乘距。乘距逃走,刘齐因此擒拿他的宗族。乘距因而怨恨刘齐,于是上书告刘齐与同母姐妹通奸。从此以后,刘齐数次告说朝廷的公卿以及宠臣所忠等人,又告中尉蔡彭祖捕拿他的儿子刘明,骂道:“我要全部除掉你的子孙!”有关官吏立案考察,不像刘齐所说的那样,弹劾刘齐诬陷,是大不敬,请拘捕囚禁。刘齐慌恐,上书愿与广川l勇士奋击匈奴,汉武帝同意。刘齐还未出发,病死。有关官吏请废除封地,上奏得到许可。

过了数月,汉武帝下诏说:“广川l惠王是我的哥哥,我不忍断绝他的宗庙,还是让惠王的孙子刘去为广川王。”刘去当太子时,从师学习《易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孝经》都通晓,爱好文辞、方技、棋艺、歌舞等。他的殿门有成庆的画像,短衣大绔长剑,刘去非常喜爱,制作一柄七尺五寸的剑,穿着都仿效那画像,他喜爱的姬妾有王昭平、王地余,许诺她们以后作王后。刘去曾经得病,姬妾阳成昭信侍奉的极为周到,因此刘去更加宠爱她。有一次,刘去和王地余戏嬉,得袖中尖刀,鞭打审问她,王地余供出想与王昭平共同谋杀害阳成昭信。刘去又拷问王昭平,王昭平不服,用铁针刺她,强迫她招供。于是招集所有姬妾,刘去用剑亲自刺死王地余,又让阳成昭信刺死王昭平。阳成昭信说:“两姬的婢女会将此事说出。”刘去又绞杀随从的婢女三人。后来阳成昭信得病,梦见王昭平等人,把这事告诉刘去。刘去说:“她们现形是想使我畏忌,只能能用火烧掉。”掘出二人尸体,都烧成灰。

后来,刘去立阳成昭信为王后;幸姬陶望卿为脩靡夫人,主管缯帛;崔脩成为明贞夫人,主管永巷。阳成昭信诬陷陶望卿说:“她对我无礼,衣服经常比我的还华丽,她还拿好的丝帛全送给宫人。”刘去说:“你多次谗毁陶望卿,但不能稍减我对她的喜爱;假若听到她淫乱,我就把她烹煮。”后来,阳成昭信对刘去说:“以前画工画陶望卿住舍,陶望卿袒露肩膀傅粉靠近画工,并数次出入南户偷看郎吏,疑有奸情。”刘去说:“要好好地留意她。”因此逐渐不喜爱陶望卿。后来,刘去与阳成昭信等人饮酒,众姬都在旁服侍,刘去给陶望卿作歌道:“瞒着舅姑,淫乱一时,寻求奇异,自取灭绝。行走各地,自生灾祸,诚非所望,今有何怨!”令美人相和歌唱。刘去说:“这里边当有自知者。”阳成昭信知道刘去已经发怒,就诬陷陶望卿多次指点郎吏卧处,全知道他们的姓名,还能认出郎中令的锦被,怀疑有奸情。刘去马上和阳成昭信跟诸姬到陶望卿住处,让她裸体,便加以击打,命诸姬各拿烧红的铁一起灼烫陶望卿。陶望卿逃出,投井而自尽。阳成昭信把她从井中捞出,将木桩钉入其阴中,割去鼻唇,断掉舌头。对刘去说:“前杀王昭平,反来吓我,今要粉碎陶望卿,使她不能成神。”阳成昭信与刘去一起肢解,放进大镬中,取来桃木灰毒药一起烹煮,召诸姬都来观看,连日连夜直至完全煮烂,又一起杀死陶望卿的妹妹陶都。

后来,刘去数次召唤姬妾荣爱饮酒,阳成昭信又诬陷荣爱,说: “荣姬顾盼之间,意态不够善良,怀疑有私情。”当时荣爱正给刘去刺绣方领,刘去拿来烧掉,荣爱感到害怕,自行投井,救出来时未死,拷问荣爱,荣爱自诬与医通奸。刘去将她缚住系在柱上,烧热刀灼溃两眼,生割两股,将熔化的铅灌入她口中。荣爱死,肢解其尸体埋在荆棘中。刘去所喜爱的诸妾,阳成昭信就诬陷杀害,共十四人,都埋在太后居住的长寿宫中。宫人害怕,没有人再敢违背她。

阳成昭信想独占刘去的宠爱,说:“王使明贞夫人主管诸姬,淫乱难以禁止。请关闭诸姬舍门,不要让她们出外游戏。”让她年长的婢女为仆射,主管妃嫔、宫女的住址,各舍全给封闭,把钥匙交给阳成昭信,除非大摆酒宴召唤,不能见刘去。刘去怜惜她们,为她们作歌道:“多么地忧愁,居住无所依。内心系成结,心意不舒畅。内中犹抑郁,忧愁哀伤积,上不见天,人生有何益!日月蹉跎,时不再来。愿抛弃身躯,死而无悔。”让阳成昭信敲鼓为节拍,以教诸姬歌唱,歌罢仍归永巷,封门。惟独阳成昭信兄长的女儿阳成初为乘华夫人,能朝夕相见。阳成昭信与刘去随从十多个奴仆每天豪饮游玩。

当初,刘去十四五岁时,从师学《易》,老师多次直言规劝刘去,刘去年渐长大,将老师赶走。内史请他作为佐助,老师数次让内史限制王家。刘去派奴仆杀害老师父子,没人发觉。后来,刘去多次摆酒宴,令奏乐和演杂戏的人裸体坐在中间以为乐。相彊弹劾拘囚倡优,擅入殿门,并奏状上告。事情被吩咐下来考察审问,倡优交待,本为刘去教脩靡夫人陶望卿的妹妹陶都歌舞。使者召见陶望卿、陶都,刘去答对说她们皆因淫乱自杀。恰逢赦免此案没有惩办。陶望卿前被烹煮,就取他人的尸体和陶都的尸体一并交给她们的母亲。母亲说: “陶都的尸体是对的,陶望卿的尸体不对。”多次号哭寻死,阳成昭信命奴仆杀害她。奴仆为吏所捕,供辞招认。

本始三年(公元前71年),相内史把情况上奏,完全奏明是大赦前所犯罪状。汉宣帝派遣大鸿胪、丞相长史、御史丞、廷尉正会合惩治钜鹿皇帝下令关押的犯人,奏请逮捕刘去及阳成昭信。汉宣帝下令说: “王后昭信、各姬奴婢作证的人都入狱。”供词招认。有关官吏再次请诛杀刘去。汉宣帝下诏说:“与列侯、中二千石、二千石、博士商议。”议者都认为刘去逆乱暴虐,听信王后阳成昭信的谗言,燔烧烹煮,生割剥人,拒绝老师的规谏,杀害他们父子。共杀无辜十六人,甚至一家母子三人,违背道义,灭绝人伦。其中十五人在大赦前,罪恶仍重,应当将他斩首示众。汉宣帝下诏说:“朕不忍将王正法,可讨论怎样惩罚。”有关官吏请求废掉他不再为王,和妻子儿女迁徙到上庸。上奏得到许可。赐给一百户汤沐邑。刘去在途中自杀,阳成昭信被弃市。

趣闻轶事

在广川王刘去的封地内有很多春秋战国时期的古墓群。刘去平时喜好聚集一些无聊少年游玩打猎,做事放荡无羁,没有节制。封国内的古墓,无一例外,全都被他挖掘过。

广川王刘去收罗了里面所有值钱的东西并且把这些归为己有。刘去盗墓并不总能满载而归,有时候也是收获甚小。不过他只在乎盗墓游戏的过程,结果怎样他并不怎么放在心上。

据说广川王挖掘的古墓多得无法统计,其中墓葬丰富奇异的,他给刘向列举了十多件,被刘向记录如下。

魏襄王墓是刘去盗窃的古墓中规模很大的一个。据《太平广记》的记载,魏襄王墓是用带纹理的石料做成的外椁,高八尺,宽窄能容纳三十人,用手触摸,光滑如新。外椁中间有石床,石屏风,刘去看到的时候,依然摆放周正。但是棺柩和陪葬的珍宝全部不见踪影,只是床上还有一个玉痰盂,两把铜剑,几件日常应用的金器像新的一样。广川王便把其中的一把铜剑拿起来带在自己的身上。

襄王墓的挖掘很让刘去费了点功夫,不知是出于防盗的目的还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气派,襄王墓上面是用铁水灌注的,刘去带人整整开凿了三天才打开。开凿后,从墓穴里冒出的又苦又辣的黄色气体浓得像雾一样,强烈地刺激人们的眼睛和鼻子,使人无法进入。刘去别无他法,只好暂时用兵把守,等七天气出净才又来继续自己的恶行。

初进襄王墓时,刘去遇到一个门,门上没锁。里面的石床长宽四尺,上面有石几,左右各有三个石人站立侍奉,都是武士装扮,身佩刀剑。再入一室,石门上有锁。推开门就看到了棺材,黑亮亮的可以照人。用刀砍不进去,用锯截开,才知道棺材是用生漆杂以犀牛皮做成的,有好几寸厚,摞了十多层。由于当时的力量不是很够,刘去他们没有办法打开,只好作罢。随后又进一室,也有石门,打开锁,看到一张六尺见方的石床。有石屏风,装饰铜叶的帐幔一具。铜叶有的散落在床上,有的掉在地上,显然是因为帐子腐烂了,所以铜叶坠落到地上。床上还有一个石枕,旁边很厚一层黑乎乎的灰尘,好像是衣服腐烂后形成的。床的左右各有二十个站立的侍女,有的是拿着面巾、梳子、镜子的形象,有的是端着盘子送饭的姿态。

晋灵公的墓也位于刘去的封国境内。晋灵公在如今山西绛县城东12公里的磨里乡南刘家村。墓冢如馒头状,长50米,宽40米,高30余米,五花土堆成。

晋灵公墓内非常瑰丽壮观。四角都放置用石头雕刻成的鹰犬。男女石人四十多个,捧着灯烛站立在周围。棺椁已经朽烂不成原形,但尸体还没有坏,九窍之中都放入金玉。墓穴内其它的器物全都朽烂得无法辩认,唯有一个拳头大的玉蟾蜍,腹中是空的,可盛水,光洁润滑,像新的一样。广川王刘去就把这个玉蟾蜍掠走,用作储水磨墨用的水盂。

刘去虽然热衷于盗墓这种可耻的行当,并能从中体会到不少乐趣,但是在盗墓过程中,也有让他感到恐怖甚至让他心惊胆战,寝食难安。《太平广记》载,刘去在盗魏王的儿子且渠的墓时,发现墓既浅又窄也没有棺材,只有一张石床。石床宽六尺,长一丈,除此之外还有一面石屏风。床下全都是云母。床上有两具尸体,一男一女,全都二十来岁。两具尸体头朝东裸身躺卧,没有盖被和穿衣服。他们皮肤的颜色像活人一样,鬓发、牙齿和手指也看不出同活人有什么差异。广川王非常恐惧,不敢触动他们,慌忙退了出去,并按当初的模样将墓穴掩盖。

刘去在挖掘幽公的墓时发现,幽公的墓很高大。墓道的门打开以后,再下去一尺左右里面全是白垩土。将白垩土铲除一丈多深以后,见到云母,再下去一尺左右就是一百多具尸体,横七竖八相互枕压,都没有朽烂。奇怪的是,这些人当中,只有一个是男子,其余全是女子。有的坐着,有的躺卧,也有站着的。衣服的形色同活人一样。

更为神奇的是广川王在栾书墓里的遭遇。栾书墓棺椁和器物全都朽烂了。墓穴中有一只白色的狐狸,看见有人来吓跑了。随从们追赶着去刺它,没能抓到,只把它的左脚刺伤了。当天晚上,广川王梦见一个男子,鬓发眉毛都是白的,走进来对他说,“何故伤吾脚?”并“以杖叩王左脚”,广川王睡醒后,发现自己的左脚肿了起来并且生了疮,到死都没有好。

史称,刘去盗掘古墓的数量“不可胜数”,但具体有多少,又获得多少宝物,已无从考证。

与刘去相关的文章
广告服务  隐私声明  意见反馈  东盟网简介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
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