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历史

当前位置 > 首页 > 野史秘闻 > 内容

揭秘蒋介石和宋美龄不为人知的精彩夜生活

2015-03-26 13:56:37 来源:东盟网 编辑: 南冬晴 点击:

蒋介石宋美龄

在大陆时期,官邸的夜生活,是多彩多姿的。到了台湾以后,一方面是蒋宋夫妇年纪也大了,他们已经没有年轻时代那样旺盛的精力。尽管如此,入夜之后的士林官邸,还是有一份和一般豪门巨宅不一样的柔和气氛,散布在空气当中。

宋美龄是一个很注意生活情趣的旧时代新潮女性,有她在的士林官邸夜晚,自然在生活步调上,是和一般的传统官宦人家,存在着相当程度的差别。

宋美龄喜爱看电影,在士林官邸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电影片,不管是中片或是外片,几乎只要可以在台湾找得到的,专职人员都会设法拿到未上映的影片。

当年专门帮士林官邸搞电影片的,就是以前美军御用单位“励志社”的电影股股长袁道生。一些不卖坐的电影,袁道生听说老夫人或是老先生有兴趣,就立刻到出品这部电影的电影公司,伸手向这家公司要电影拷贝。正常情况下,大家只要见到是袁道生出马要片子,都知道是蒋先生或蒋夫人要看电影了,纵令电影公司骨子里不愿意,碍于官邸的大招牌,又有谁敢啰嗦或是拒绝?

宋美龄可以为了看一部片子,看到废寝忘食,可是蒋先生不受好片子的诱惑,到了该睡觉的时间,他一定叫暂停,在他看的某个段落做下记号,等明天或是改天再看。在我印象中,老先生很少一次看完一整部电影的,总要分成好几次,才看完一部电影。

如果有比较合蒋先生胃口的电影,他通常会先上书房做40分钟的静坐和祈祷以后,再下楼看电影,但只要时间差不多了,不管电影剧情如何发展,他一定毫不犹豫,马上回房睡觉。

晚上上床之前,照惯例蒋先生是先做静坐40分钟,再散步片刻,然后才回房入睡。

蒋介石入睡前的动作也是相当有意思的,他有一个独门的健身方法,上床后,先用手在自己的肚子上按摩,先是顺时针按摩20下,再是逆时针20下。据说他的这个按摩法,可以让肠胃蠕动顺畅,对内脏和消化都有帮助。

做完腹部按摩,蒋先生慢慢入睡,在夏天他习惯盖一床纺绸薄被,冬天盖薄绒被,天气较冷时,再加床毛毯。

蒋先生通常是喜欢侧睡,他不论是冬天抑或是夏天,睡觉时是从来不露双脚的。

人年纪大了,晚上睡觉会常常半夜失眠,睡不踏实,有时政事烦心,常有失眠情形,因此,我们会在他的床头柜内放一两粒镇定剂和安眠药,因为有医生交代,而且剂量轻,不会影响第二天的精神,老先生非常节制,非必要不会服用,对医生的建言是绝对尊重的。

宋美龄在美国红杏出墙 蒋介石带兵捉奸

夜里晚些时候,蒋介石怒冲冲地闯进来,跟随他的三名士兵每个人都带了把自动步枪。蒋介石压制住愤怒,问道:“威尔基在哪?”“我不知道。”考尔斯回答道。蒋介石搜查整栋房子,探看床底,打开橱柜,最后离开了。清晨四点,威尔基高兴地回来了,兴致勃勃地给考尔斯叙述他和夫人的风流韵事。威尔基对考尔斯说:这是他唯一的爱。还说他已经邀请美龄同返华盛顿。

1942年夏末,也许是同盟国战场上的最低谷的时期,各个战场前线全面溃败。罗斯福决定用一个强有力的信号去显示美国人在战争中的团结,他计划派在1940年总统竞选中落选的温德尔·威尔基进行一次世界范围内的访问,为的是告知那些严阵以待的国家,美国必将取得战争的胜利。

为了感谢他,美龄在孔祥熙的住所里举行了一场宴会。威尔基就坐在美龄和庆龄中间。据他所说,宴会结束后,美龄搂着他的胳膊说:“我带你去见见我的另一位姐姐,她有神经痛,所以不能出来参加宴会。”宴会的两位主要人物的突然消失惹得人们议论纷纷。威尔基回忆,他们进了屋,见到了霭玲,她胳膊上绑着吊带。他写道:“我们三个人交谈着,因为太愉快而忘了时间和外面的人们。后来孔祥熙来找我们,责怪我和美龄私自离开宴会,而宴会已经结束很长时间了。”然后他们四个讨论了席卷东方国家的革命思想。

10月中旬,蒋介石为威尔基举行了一个送别会,送别会是在一个可以容纳几千人的大礼堂里举行的。蒋氏夫妇的出场仪式十分引人注目,他们坐在平台上两个像御座一样的椅子上。在一些欢迎致辞之后,委员长、夫人和威尔基并排接待来宾。大约一个小时后,威尔基呼喊考尔斯,后者是当时的陪同人员。他小声地告诉考尔斯,他和夫人将会偷偷离开,并让考尔斯代替他的位置,尽最大的努力为他们做掩护。考尔斯就站在委员长旁边,向他提一些问题来分散他的注意力。之后考尔斯回到宋家。根据考尔斯所述,威尔基晚餐时没有出现。夜里晚些时候,蒋介石怒冲冲地闯进来,跟随他的三名士兵每个人都带了把自动步枪。蒋介石压制住愤怒,问道:“威尔基在哪?”“我不知道。”考尔斯回答道。蒋介石搜查整栋房子,探看床底,打开橱柜,最后离开了。清晨四点,威尔基高兴地回来了,兴致勃勃地给考尔斯叙述他和夫人的风流韵事。威尔基对考尔斯说:这是他唯一的爱。还说他已经邀请美龄同返华盛顿。考尔斯怒不可遏地说:“温德尔,你是个该死的大笨蛋。”

考尔斯提醒威尔基,他的太太和儿子可能会在华盛顿机场迎接他,蒋夫人的出现将会造成尴尬的局面。他也提醒他,1944年还要竞选总统。第二天,考尔斯和美龄在她的秘密住所见面。那个地方就是他们之前约会的地方,他告诉她,她不能和威尔基一同去华盛顿。“谁说不能了?”她问。“是我。”考尔斯说。据考尔斯所说,突然她的指甲朝他的脸抓了下去。

美龄在给克莱尔·卢斯的信中说威尔基的来访让她和蒋介石感到很愉快,“他真的正如你预先让我期待的那样——也许比那更好。”她说,“我很想和威尔基先生同返美国,但我丈夫不想让我马上去。你知道的,我不是一位自由解放的女人,仍然得受我丈夫(我不能说是控制)军队的限制。”

他们将要返回美国时,考尔斯和威尔基半路拐到蒋夫人的一个慈善机构向她道别。在那里她有办公室,威尔基进去后,关上了门。考尔斯在门外等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,他们才出来。夫人陪同他们到机场,威尔基快登机时,她“钻到他的怀里”,威尔基把她抱住,给她一个“美妙的灵魂之吻”。

分享到:
广告服务  隐私声明  意见反馈  东盟网简介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